饥渴少妇高潮舒服死了

<address id="xvfz1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xvfz1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xvfz1"></address>


        <address id="xvfz1"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xvfz1"></sub>

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地址:西安市高新區定昆池一路3號
        電話:029-86695081

        仁仁藥業官方公眾號

        中藥材價格普漲,行業三大難題來了!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1

        01

        第一狀況:

        “產新漲”或將引發藥農盲目擴種熱潮

        2021年,對于中醫藥行業而言,是極不平靜的一年,受天氣、疫情、國際貨幣超發等多種因素影響,中藥材行情價格迎來全面“普漲”。 

        很多品種,像連翹、生地、墨旱蓮、川芎、澤瀉等藥材,價格上均出現大幅度攀升現象,甚至有些藥材品種價格攀升幅度高達三至五倍!漲幅之大、漲勢之快,令眾多中藥生產、使用單位猝不及防。

        尤其是在這波中藥材“漲價潮”中,行業出現了一個極其明顯的特點,既:產新漲。

        一些常用大宗藥材品種,不到產新不漲價,一旦遇到產新上市之際,價格便會出現一路飆升,漲勢如虹現象。

       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狀況?

        有業內專家分析,這是由于當前社會已經處于信息時代,在原料采購方面,無論是行業經營商家,還是中成藥生產單位,大家在原料采購上都有著一個相同的思路,那就是“去中間化”到產地“垂直采購”。一旦遇到某些中藥材品種產新,這個時段,往往大家都會把目光越過市場投向產地。

        受采購訂單集中所致,那些正在產新或已經產新結束的藥材品種,價格上就會出現一定上浮。

        尤其是一些受災減產或需求量加大的中藥材品種,在僧多粥少、供不應求的情況下,產地甚至會出現價格快速暴漲現象。

        某些藥材品種產地漲價,勢必會引發市場聯動效應,于此該品種整體行情大盤便會被全面拉升,沖上一個新臺階。

        按說,中藥材在產新期間出現漲價,對于產地種植端肯定是極大的好事,畢竟廣大藥農面朝黃土背朝天,勞作不易,如果藥材能在產新期間漲點價,那么種植戶的收益就會有所增加。 

        但是,世上的事物往往都有它的兩面性,單方面來看,藥農獲得較大收益自然很好,可是最終結果卻未必如此。 

        因為廣大藥農,包括那些農業合作社以及某些藥材種植基地公司,他們往往都很難擺脫一個“跟風追漲”的思想,即今年種植某個品種漲價、掙錢了,次年就很難舍得放棄,甚至還會加大投資力度,擴大該品種的種植規模,直到這個品種行情出現濫市,嚴重供大于求,價格跌到一塌糊涂時,很多藥農朋友才如夢初醒、后悔不迭!但一切為時已晚,這個時候已經賠得連種植成本都收不回了。

        而像這樣的例子,在我們的中藥材種植前沿,似乎每年都有上演,真是出現的太多太多。此次的中藥材漲價潮之后,類似情況同樣會不可避免的發生。

        所以說,在此方面,近期已有多位行業專家特別提醒,希望農民朋友在種植中藥材方面,不要一味只顧埋頭拉車,也要時常抬頭看路,畢竟中藥材“少了是寶、多了是草”。

        某些藥材品種在短期內出現俏市行情,不代表該品種永遠一直都會處在價格高位,行情有大上就會有大下,一哄而上的種植結果,往往就是造成貨多滯銷,引發一哄而下濫市行情的開始。 

        亦因此,在藥材種植方面,希望藥農朋友,眼睛不要總盯著那些漲價品種,為了避免今后在某些藥材價格行情方面觸礁遇險,一頭栽進低價濫市的泥潭,更要多關注那些當前雖然沒有漲大價,但其實非常有前景、有潛力、生產用量穩步提升的品種,面對市場需求,種植方面只有做出具有前瞻性研判并進行合理化的結構性調整,也才能達到未雨綢繆的目的。

        當然,在如何幫助廣大藥農種植藥材規避風險方面,更離不開政府、行業相關協會、信息專家們的引導與支持,如此才能最大可能的既讓藥農朋友掙到錢,而又不會因為“跟風追漲”盲目擴種賠得一塌糊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02


        第二狀況:

        壓貨之風盛行,將導致市場“二八定律”加劇

        “二八定律”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意大利經濟學家巴萊多發現的,所以也叫巴萊多定律?!岸硕伞币恢笔巧鐣囊环N普遍現象,所以中藥行業同樣也存在這一現象。 

        許多年來,每當中藥材行情出現一次“普漲”或某一個品種價格出現“暴漲”之后,最終能從中真正獲利的人群并不多,約有20%就不錯了。

        其中80%參與者,一部分人會賠錢、一部分人能保本全身而退就不錯了。

        首先我們來分析這次中藥材行情“普漲”的原因,當前中藥材行情之所以出現價格全面“普漲”現象,是由于新冠疫情、個別地區發生旱澇災害,以及受世界多國印鈔放水,造成物價輸入性通脹等一系列情況引發的一波行情。

        但是,以上只是事物的一種表象,而中藥材行業當前的實質情況是,很多品種雖然都跟著漲價了,漲價原因卻多非是由供需矛盾造成的。

        除了個別一些中藥材品種,是受新冠疫情銷量增加或旱澇災害造成部分減產外,大多的品種在使用終端需求方面并沒有出現明顯增長,貨量仍然是處于供大于求局面的。

        據天地云圖中藥產業大數據分析,當前,在市場需求端,中成藥臨床渠道、中成藥OTC渠道和中藥飲片渠道依然是中藥原料需求三大渠道,但占比與往年相較卻下滑至65.28%。

        原來表現搶眼的電商渠道,2020年9月-2021年9月,受線下渠道暢通和消費力不足影響,電商主渠道中藥類產品銷售量整體上行3.06%,為近5年最低水平。其中2021年前三季度只增長了0.45%。

        前面已經說過,此次的中藥材行情出現全面普漲之后,下面緊接著就會發生什么?肯定是產地源頭的種植熱。

        在貨幣通脹、種植成本不減的情況下,太子參35元一公斤的行情藥農或許會缺乏種植熱情,但是現在價格都漲到70元每公斤了,種植戶還會無動于衷么?

        紅花90元一公斤的價格,藥農或許愿意放棄種植,如果達到180元每公斤的價格,藥農愿種還是不愿種?

        一畝地收入3000元的白術或許提不起藥農種植的興趣,那么要是隨著市價的提高,畝收入可以達到6000元以上的行情,藥農自然就會怦然心動。

        由此,很多藥農、農業合作社甚至GAP種植基地,在此次藥材高價潮的沖擊之下,在某些品種種植方面,難免會出現盲目性的擴種擴產、大干快上的“過速過火”勢頭或局面。 

        那么,在使用終端需求不旺,而產地源頭生產端卻一片種植熱潮不減,貨源在未來源源不斷地涌現的情況下,很多中藥材品種,市場價格會永遠像現在這樣一直“漲勢如虹”下去嗎?顯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  從當前行業實際情況來看,如前所言,雖然很多中藥材品種漲價了,但其實并沒有真正進入實際消化通道,依然分散在產地、市場一些經營商、壓貨商手里,并不斷被流轉或儲存。 

        看看當前那些中藥材產地或專業市場的大、中、小型冷庫就明白了。

        像根莖類品種,2020年初存放的時候,冷庫價格存儲(一年)每噸不過0.35元公斤,可是當前的存儲費用卻已經漲到0.70元了。

        為什么?這是因為當前那些產地、市場各大小冷庫藥材儲存方面出現了前所未有的“堆積如山”爆滿現象,想存儲藥材必須要排隊、等號,只有等到別人的藥材從冷庫提出,你的貨才能按順序放進去。

        那么,這么多的貨量會永遠一直躺在冷庫里面不動么?顯然也是不會的,最終還是會被提出來傾銷市場。

        很多中藥材品種受高價位刺激,產地種植熱情高漲,市場庫存量龐大,終端需求又處于瓶頸期,在這種相互矛盾沖突無解之下,那么,接下來的情況就是許許多多的中藥材品種價格,在未來的二、三年內將會出現逐步下跌或斷崖式下跌,而且當前這種情況已經開始有所顯現,例如像去年初新冠疫情爆發期間,價格被熱炒到270元公斤的金銀花,現在不是已經落價至140元公斤了嗎?

        那么,無須質疑,當這次中藥材行情“普漲”過后,也就是前面我們所提到的“二八定律”顯現之時,那就是20%在中藥材行情“普漲”初期介入壓貨的人群,在當前高價位上會選擇適時拋售,獲利安然退出。

        另外80%的人群,一部分在中期或中高價位介入買進者,如果能在發現行情不妙之際迅速明智地選擇“忍痛逃倉”,或許能落個有驚無險的“保本退出”就不錯了。

        至于剩下的部分人群,如果是在中藥材“漲價潮”后期高價位介入者,并于未來中藥材行情落價前缺乏“壯士斷腕”勇氣不愿面對現實的“強硬派”,則只能做此次漲價潮的犧牲品了。不然,那20%人群的獲利又從哪里來呢?

        所以說,文章寫到這里,在此筆者不僅要提醒那些處在中藥材種植前沿的藥農老大哥,種植藥材切忌一味盲目跟風追漲,同時筆者也規勸市場那些一直抱有“存錢不如存貨,買進就能掙錢”思維觀念的中藥材經銷商或壓貨商,必要時刻把握時機認清形勢“見好就收”比什么都強。

        畢竟再大的風,都不可能永遠一直刮下去,再空前的盛宴,都有曲終人散之時,過猶不及的結果往往都是以慘敗收場,并最終難以逃脫成為“二八定律”80%人群之中的一員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第三狀況:

        “普漲”過后,藥材質量層面,企業購貨方難免“防不勝防”

        中藥材價格出現全面“普漲”現象,對于產地藥農種植戶,或手中有貨的那些市場商家來說是一個驚喜,但是對于中藥飲片或中成藥生產企業來說,則無疑增添了壓力。

        這種壓力不只是來自于生產成本的增加,而是對原料來源質量層面的隱憂。

        在2020年之前的階段,為什么很多藥材品種行情一片低迷?原因之一就是源頭種植量過大,市場出現了供大于求的局面。原因之二則是新藥典增加了一些檢項,為了應付未來的不確定性,那時的生產企業都在盡量減庫存,雙重擠壓之下,中藥材行情出現普遍降價。

        此次由于多種原因造成的中藥材價格全面“普漲”現象,則改變了這一狀況。

        那些因為農殘、重金屬、成分含量不合格,被生產企業拒之門外的中藥材,在此次價格“普漲”風潮中同樣參與了狂歡。奔赴產地和市場搶購藥材的各色人群,沒有誰會背著檢測室去,胡子眉毛黑紅一把抓,買到手里,合格的不合格的全憑運氣了。

        這種情況,則會給產地一些藥農造成質量認識上的錯覺,既然農殘、成分含量、灰分等超標不超標、合格不合格的藥材都有人搶買,那么,為了增產增收,藥農在種植上就會對藥材質量產生一種漠視心態,農藥照樣噴,激素照樣施。

        蘿卜快了不洗泥,只要市場給價高,不愁賣,藥材含量夠不夠無所謂,不到產新季節照樣提前采挖上市。

        這種情況,對于產地的那些藥材販子、市場一些經營商、壓貨商來說亦是如此,被利益沖昏頭腦之后,藥材含量、農殘、重金屬夠不夠、超不超?別人都跟你搶著買了,管那么多干嘛呢,能賺錢不就行了?

        這種情況、思想對于生產企業來說,則是頭疼的事情。很多不同批次購進的藥材,因屬同一品種,被產地藥材販子或市場商混放在一起集中售賣,企業進貨檢測只是隨機抽樣,難免會顧此失彼,這樣往往就會造成:明明企業自己檢測是合格的,而由于藥材來源方面的“不均一性”,偏偏到了監管部門抽檢時產品不合格了。

        當然,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,為了保障產品質量以及產業鏈的可溯源化,當前很多中藥生產企業不僅建立了自己的藥材種植基地,同時也與產地源頭的農業合作社、中藥材GAP種植公司,產業聯盟等建立了“垂直化采購”合作關系。

        但是,就當前行業實際情況而言,畢竟以上這些比較規范化的供應端供應能力還很薄弱,市場近乎70%的原料來源,依然要靠廣大藥農散戶提供。

        一些農業合作社、種植基地自己生產的藥材原料完不成下游合作單位的訂單,自然就會去當地集貿市場或跑到專業市場采購以滿足需求。

        很多產地的藥材販子、市場專營商、壓貨商囤積的大貨,在自身銷售能力不足的情況下,往往也會把出售的藥材掛靠在產地農業合作社、種植基地名下銷售,或拖到產地藥材集貿市場出貨變現。 

        如此也就是說,表象來看,很多時候,雖然藥企采購的是產地源頭的原料,但是,實質上大多藥材依然是市場經營商或壓貨商手頭轉售的商品,只不過供貨方換了個名頭而已。

        由此,則預示著,中藥材行情經過此次價格全面“普漲”之后,在原料來源質量層面,生產企業在未來一定時期內,仍將不可避免地面臨一些“防不勝防”的壓力。 

        當然,正所謂不破不立,世間任何事物的發生都有它的兩面性。從積極的一面看待問題,也正是由于中醫藥行業存在著一些這樣或那樣的狀況與矛盾,所以一直以來倍受政府相關部門、產業協會以及行業專家們的普遍關注。 

        中藥材GAP規范化種植、人種天養的擬境栽培技術推廣、產業鏈溯源體系的建立、產地初加工政策落地、產需對接垂直化結構調整的逐步形成等等相關政策或改革方案,也正是在以上諸多狀況下產生或出臺的。

        總之,隨著近年以及近期政府一系列的相關利好政策出臺并實施,未來中醫藥行業變革的步伐仍將會不斷加快,進一步向好的發展趨勢愈加明顯并勢不可擋。

        此信息來源于“塞柏藍”微信公眾平臺,如有侵權立刻刪除。

        饥渴少妇高潮舒服死了